每日歌曲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>每日歌曲

15、马褡子比女儿的命金贵——中红网

作者:  admin  发布时间:2017/11/3 10:36:57

15、马褡子比女儿的命金贵——中红网

老奇人110777

父亲枣红马背上的马褡子,是延安被服厂生产的,听说线是边区自己纺的,布也是边区自己织的。

因为结实、保险、方便,所以延安人出差办事,几乎人人都带着个马褡子。

父亲的马褡子是1947年初决定撤离延安时发的。

它是我们全家人疏散行军的唯一行李,也是父亲所带领这支队伍唯一的公文袋。马褡子缝制得特别结实,中间的开口处缝着带子,左右两头的下边各缝了个大口袋,口袋开口处还有大扣子。

从行军开始,父亲就几乎不离开马褡子。母亲虽然背着小弟弟,同时还照看着随队的家属和孩子,但也时时不离枣红马左右。

每到宿营地,她都首先把马褡子仔仔细细地检查一遍。如果发现有开线或者被刮破的地方,就会立即缝补好。出发前,我总是听父母说:可别小看这个灰色土布马褡子,它是比我们的生命还重要的。马褡子何以这么重要?它还能比父亲的生命更重要吗?父亲说,那还真是重要得多。因为马褡子里面装着全体人员的花名册,装着一路经过各兵站所需的介绍信、各种证明、少许钱票,以及非常稀贵的20块大洋的包包。所以行军的时候,父亲总是把马褡子驮在他自己骑的马上。宿营时,父亲把马褡子放在身子下边。所以说,小小马褡子关系到全队人员的性命安全,关系到转移任务的完成与否。父亲的话“人在马褡子就在”。为了全体人员和马褡子的安全起见,队伍改成白天防空晚上行军。记得走到一个叫冯家营的地方,突然遇到敌人空袭,父亲一下子从马上跳了下来,人都没站稳就把马褡子拽下来,自己立刻扑在上面,同时喊叫让大家立即就地卧倒。他又让老杨和警卫员赶快招呼老人和伤残人员,同时要求大人不准喊娃娃不准叫。不等一队人马安顿好,飞机呼地一下子就掠了过去。父亲庆幸没有被敌机发现。虽说没有发生什么意外,但留在父亲心头的却是不尽的紧张和后怕。在以后的行军路上,父亲、母亲和马夫老杨,更是格外小心谨慎地守护马褡子了。黄河在吴堡的东边,到河边后的行军路,就是顺河走,常常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。河边有的地方宽,好走一些;可有的地方又窄,脚一滑就沾上水;有的地方又要踩着冰水走,让人特别紧张。因为不知冰的厚薄,就只有揪着心往前走。每当遇到这种情况,父亲和小红马都能小心翼翼地、平安地走过去。我呢,就紧跟着大人慢慢走。但常常是前面的叔叔用手紧紧地拉着我走,这也避免不了一滑一滑地紧张害怕。在几段道路极为艰难危险的地方,母亲顾不了拉着的和背上的弟弟,也无法顾及父亲。她全力照看着架窝子里的孩子。父亲呢,让马夫老杨只管拉着枣红马,和照看好马背上的马褡子。而他,则拄着拐杖一步步艰难行走着。我也学着父亲的样子,不叫累不喊苦,使劲拉着一个叔叔的手跟着慢慢走。从军渡过黄河到山西境内后,因为没有一条比较安全的通往河北方向的路,只好继续顺黄河边前进。小小的我,就这样每天跟着队伍,在饥饿和寒风中走着走着。已经被冻伤的双脚,此时几乎一步也迈不开,多想让拉着我的叔叔抱抱我呀。无奈父母不让,就只好时不时站着哭两声。有时,又瞌睡得直往地上倒。马夫老杨,当时已经60岁了,我们叫他杨爷爷。他看我这样子,心疼得很。多次悄声地对父亲说:“炳文,娃小,太累了。让她在毛驴背上歇一下吧!”父亲立刻说:“那怎么行!牲口也累得很了!背上驮着马褡子和一些东西分量不轻。娃累是累,可不能在毛驴背上骑,不能让毛驴太累了。”这样,老杨爷爷只好心里疼我疼得难受。杨爷爷多次为此流泪。他的话和他的泪,永远地刻在我幼小的心里。终于,在一个晚上行军的时候,我坚持不住跌倒了,把前后的人都吓一跳。老杨松开手中毛驴的缰绳,过来抱起我。他冲父亲说:“炳文,娃这回是累坏了。你看咋办?”父亲即刻从马上扶着柺跳下来说:“把她放在马背上休息一下。我走一会儿。”老杨哪里答应。他连连对父亲说着不行不行。父亲不肯让老杨太作难,就说:“那就让她在驴背上坐一下算了。”这毛驴可不一般,它是雇来专门驮马褡子的。因为父亲的脚上打满了泡,双腋窝都发炎红肿,有的地方已经破了,无法拄拐继续行走,就又雇了这头毛驴。老杨爷爷一听特别高兴,立马和一个叔叔忙把我往驴背上抱。哪知小毛驴一下就扬头惊叫起来。老杨怕暴露目标,就赶快捂住驴嘴。可小驴不管这些,它不但继续大声叫唤,还急剧晃着头,走路的步子一下乱了。老杨一看急了,怕我跌下来。就在他伸手的一瞬,小毛驴腿一滑,就连我带马褡子一块儿跌下河。被砸得吱吱作响的冰面,很快就裂成大洞。母亲一看,连连喊:“快快,孩子完了!毛驴完了!孩子完了!东西完了!”这时母亲背上的弟弟和架窝子里的孩子也醒了,在冷风中哭的哭叫的叫。母亲怕他们的哭声再吵醒其他孩子,更怕暴露目标,就一只手拍着大弟弟,另一只手拍着背上小弟弟的屁股。这时,老杨想快捞毛驴背上的马褡子,可老人家又觉得还是应该赶快先救人要紧。就叫赶毛驴的老乡快些想法子救人。那两个老乡和其他围过来的人都手忙脚乱,不知咋办。周叔叔大声喊叫:“赶快下水救孩子!”不知谁又加了一句:“不行就赶快向兵站求救吧!”父亲没听完就大喊:“来不及了!赶快救驴!赶快捞马褡子保住里面的东西!”这时大家都愣住了,立时安静下来。在黄河边上不足三尺宽的地方,一边是冰封的黄河,一边是一米多高的河岸,人都站不稳当,怎么救呀!只见父亲用他的拐使劲砸着冰面,一个叔叔就从驴掉下去的地方跳了下去。他一跳下去马上又站了起来,冲父亲说:“何主任别急!这里水不太深,能救上来。

”随后又下去两人。

只见他们不一会儿就把驮子推起来。

可驮子上的马褡子却不见了,毛驴也不见。

父亲急了,高声喊:“快找马褡子,快找驴!马褡子是非找到不可!”他急得恨不得跳下去。

春寒三月的黄河边朔风刺骨。

下水的人不一会儿就冻坏了,可大家坚持着找到并把驴捞了起来。

父亲看到毛驴捞了上来而没有马褡子,一下就又急了。

不顾一切喊叫快找马褡子。

父亲边喊边继续用他的拐杖打着冰面。

当把马褡子捞上来一看全湿透了,但口袋上扣子却没开,中间系好的绳子结仍然紧紧的。

父亲和母亲这才松了口气。

这时的父母亲,才顾上让下水的人快把我捞上来。

几个救我的人,浑身上下都湿透了,一着风直打哆嗦。

他们把我捞上来时我已不省人事。

母亲和周围的人看见我满脸满身泥水,不哭也不叫唤,以为淹死了,不停地喊着我的名字。

那两个捞起我的人,赶忙提着我的脚,头冲下倒过来,只见鼻子嘴巴都往外淌泥水。

衣服上的水,就顺着衣角往下淌。

我被冻得一个劲咳嗽。

他们好几个人,在我背上拍打,直到我哭出声儿。

这时父亲看看我,对母亲也是对其他人说:“没问题,死不了。

”母亲虽然很着急也很紧张,但听父亲这么一说,她悬着的心稍稍落下了一点点。

老奇人110777相关链接:老奇人110777 老奇人110777 老奇人110777 顶尖高手坛

收藏本页】 【关闭